有限中的愛與珍惜---胡忠銘牧師

向下

有限中的愛與珍惜---胡忠銘牧師

發表  shimbash 于 周五 9月 10, 2010 8:15 am

詩篇37:3–5 , 約翰福音12:35–36

前言

人生的有限與苦短之哲理人盡皆知。過去,在所寫過的諸多文章中,我曾多次談論到有關人生苦短之類的文章,亦曾用「哭、苦、枯」三個字來訴說人的一生是從出生時的「哭」開始,之後,得經歷人生一連串接受教育、謀求職務、勞苦工作、養兒育女、經營家庭、社會變遷、不如意之事的挑戰,還必須面對疾病的侵襲,以及生離死別的「苦」,再到人老珠黃後的「枯」老而死。當然,也有許多人,在尚未到「枯」老的階段時,就於年輕時期,因意外、生病或其他因素,提早結束短暫的一生。

一 . 人生的有限與苦短

繼知名的偶像藝人許瑋倫意外車禍身亡後,藝人馬兆駿也在四十八歲的壯年時期,因心臟病發,在便利商店外面突然驟世。緊接著,又有電視新聞主播 廖筱 君三十八歲的弟弟在打籃球時,不知何故,昏倒在地,在送醫途中死於救護車上。除了這些藝人和媒體記者之親人遭逢意外身故外,也有警察局的警官,在下班時間於附近小學操場運動時,倒地不起,雖經緊急送醫,但還是回天乏術。

每一次聽聞這些不幸事件的發生,又看到家屬傷心欲絕的情景時,除了讓人為之鼻酸外,也會在悲傷的氣氛中,更加深刻感受到人生的有限和短暫。這樣的情形,就好像詩篇一 0 三篇 15-16 節所載:「至於世人,他的年日如草一樣。他發旺如野地的花,經風一吹,便歸無有;它的原處也不再認識它。」之經文一樣。

事實上,對於短暫的人生,詩篇之詩人乃如此描述:窄如手掌、只有一口氣、如同影兒快快過去,歲數在神面前如同無有!(參見詩篇三十九篇 5 節、一四四篇 4 節)再者,詩人亦對於人生的苦短,下了這樣的定義:「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,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;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,轉眼成空,我們便如飛而去。」(詩篇九十篇 10 節)

當詩人感嘆人生的苦短時,古代的智慧人,則對享有長壽和擁有百子千孫的人進一步談論道:「人若生一百個兒子,活許多歲數,以致他的年日甚多,心裏卻不得滿享福樂,又不得埋葬(善終和被安葬);據我說,那不到期而落的胎(流產的死胎)比他倒好。」(傳道書六章 3 節)藉以訴說另一種人生。

就是因為人生的有限與苦短,除了聖經中的詩人提出諸多名言加以闡述外,台灣的俗諺也有這樣的形容:「人生如朝露。」「人生不滿百,常懷千歲憂。」「人如風中燭。」「人生不如意之事,十有八九。」有鑑於聖經詩人與台灣諺語所提出的「警語」,我們豈能不好好珍惜雖然短暫,但卻是寶貴的一生?

當然,無論我們的年日如何,只要能夠遵守詩篇三十七篇 3-5 節的記載:「你當倚靠耶和華而行善,住在地上,以他的信實為糧;又要以耶和華為樂,他就將你心裏所求的賜給你。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,並倚靠他,他就必成全。」及耶穌所提出的訓示:「光在你們中間還有不多的時候,應當趁著有光行走,免得黑暗臨到你們;那在黑暗裏行走的,不知道往何處去,你們應當趁著有光,信從這光,使你們成為光明之子。」(約翰福音十二章 35-36 節)便可此生無憾。

二 . 突如其來的壞消息

2007 年 3 月 5 日 禮拜天中午,接到生性溫和、客氣、盡忠職守、身體硬朗的弟弟忠文,被送進台中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加護病房,生命垂危的消息,一時之間,心中除了震驚之外,也感到相當的惶恐。又聽到電話的另一頭,傳來弟媳幾近崩潰的哭聲,深知情況不妙!從電話中得知弟弟送醫急救的細節後,先在電話中帶領弟媳做簡短的禱告。禱告完後,幾經商量,本想暫時瞞住父母親,免得兩位老人家無法接受這突如其來的打擊。

心中會出現這樣的想法,乃 1964 年,當時年僅一歲多的小弟,連續發高燒好幾天不退,在醫學知識貧乏,又欠缺正牌醫師的鄉下,只能求助於助產士。結果,被鄉下的助產士誤判為是因為長牙齒和出疹子,才會引起高燒。連續發燒好幾天不見好轉後,父母親見情況不對,乃趕緊將小弟送到台南省立醫院掛急診。經過醫師的診斷,證實小弟罹患日本腦炎,可惜因延誤送醫,已回天乏術。當天下午,小弟不幸病逝於醫院,結束了他短暫的一生。由於日本腦炎具高度的傳染性,遺體無法帶回家鄉安葬,只好在醫院和葬儀社的協助下,覓地下葬。至今,小弟(忠豪)的墳墓在哪裡,不得而知。小弟病逝於台南省立醫院一事,雖已經過四十多年,但父母親那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,到現在仍無法忘懷。

回憶起過去的傷痛,心想,若將弟弟住進加護病房這項消息讓父母親知道,真不知如何啟齒,也無法把握兩位老人家是否受得了!由於事態嚴重,經過商量的結果,還是決定由弟媳親口告知。父母親得知消息後,簡直是晴天霹靂,緊張之餘,隨即從善化租計程車趕往台中探視。

由於當天是禮拜天的緣故,身為牧師的我,本就相當的忙碌,加上中午有 YMCA 新任總幹事的就任禮拜必須參加,下午有彰化教會的會友和長執要前來德生教會參訪,而隔天又是玉山神學院開學後的第一次上課,必須於傍晚搭機前往花蓮上課。由於諸多任務在身,實無法即刻前往台中,又加上教會的醫生告訴我,既使前往探望,也無濟於事。經過評估,當時心中想說,或許等明天玉山神學院的課上完後,再趕到台中。就這樣,我決定依照既定的行程,在完成所有的任務後,才前往探視。

每一次,當我要前往花蓮時,心中總是充滿著喜樂,因那是我的第二故鄉。無奈的是,想到躺在加護病房,生命垂危的弟弟,在往花蓮的途中,內心的傷心與痛苦,著實難以言語。在飛機上,我非常後悔沒有立即趕往台中探視,心如刀割,痛苦萬分!

抵達花蓮時,玉山神學院的陳長老開車到機場接我,一上車,我乃將弟弟病危之事告訴了他,他一聽完,隨即將車子停在路旁,為弟弟做了一個禱告。禱告時,我的眼淚如泉水般的湧出,無法停止。

抵達玉神後,巧遇寒流來襲,天氣濕冷,我先打了幾通電話給在花蓮附近牧會的同工,請他們一起代禱。之後,獨自一人傷心的來到玉神校園的水池旁,在黑暗的夜色中,向著鯉魚潭對面的山丘流淚禱告,放聲大哭一場。當晚,我整夜無法入眠,心中只想著躺在加護病房,生命垂危的弟弟。

隔天上午,由於牽腸掛肚,上了兩個多小時的課後,再也無法繼續講課,只好向學生請假,趕到花蓮機場,搭機飛往台中。中午時分抵達醫院後,一直等到當天晚上七點三十分,加護病房開啟的時間,才和從高雄趕來會合的內人,一起進到加護病房探視。一進入到加護病房,看到奄奄一息的弟弟躺在病床上,連主治醫生也說自己束手無策,只能倚靠禱告時,心中的痛,著實難以訴諸筆墨。

弟弟之所以會遭逢此一重大的苦難,乃任職高等法院台中分院法官的他,待人和氣,辦案認真,連續好幾年被台中律師公會和高等法院的同事評鑑為最優良的法官,而受到司法院的器重。為趕寫判決書,於大年初三參加完父母親結婚五十週年的感恩禮拜後,便從故鄉善化回到台中撰寫案件。由於過度勞累,加上天氣變化多端,致使農曆年假結束,正式上班之後,連續三天身體不適,發高燒到 39 度 C ,不但沒有休息,還依約開庭審理所需辦理的案件。縱使當事人的辯護律師與其他的法官勸他先請假休息,等身體好轉之後,再開庭審理,但他以為只是感冒發燒,執意等所安排的既定庭期都處理完之後才要休息。因弟弟認為:若所參與的合議庭臨時取消,更改時間,將會打亂一同開合議庭的法官與辯護律師之庭期,這樣不但會對當事人無法交代,也會浪費國家資源。

結果,經過多天的抱病審理,到了 3 月 4 日 傍晚,終於體力不支,連站立都有困難時,才在弟媳的扶持下,到中山醫學大學的附設醫院掛急診。到醫院後,經過醫生抽血檢查與胸部 X 光的照射發現,血糖指數竟高達六百多,血液當中佈滿病毒和細菌,且已嚴重的酮酸中毒,整個肺也全部呈現出白色的發炎狀態。醫生見情況不妙,隨即將弟弟送入加護病房,進行插管治療。由於延誤就醫,於隔天早上引發敗血症,全身多重器官衰竭,陷入重度昏迷。當天下午,醫生本準備發出病危通知書,但同為基督徒的主治醫師,見到緊張、無助、傷心欲絕的父母親時,於心不忍,只好口頭告知弟媳。無奈弟媳聽完病危的通知,全身癱瘓,無法言語,必須由親人攙扶。

如此突發其來的消息,真的讓人難以接受!我真的很擔心,若上帝在四十幾年前接走我的小弟後,又在此時接走我現在唯一的弟弟,我那年邁的雙親,不知是否能夠承受得了第二次喪子的打擊!

我家本有四個兄弟,我排行老二,上有一個哥哥,下有兩個弟弟,但小弟日本腦炎去世後,只剩三個兄弟。由於小弟早年夭折,所剩的三個兄弟感情之好,絕非「情同手足」一詞所能形容。

小時候,我們一起上學、一起睡榻榻米床、一起洗澡、一起上主日學、一起養豬養雞、一起種田、一起幫忙家務、一起參加教會的團契和聖歌隊,歡樂在一起、痛苦也在一起,可謂生死與共,一直到外出讀大學後,才各奔東西。

雖在鄉下長大,並沒有什麼家庭背景可言,父母親也沒受過高等教育,然三個孩子也都不負家人、老師和鄰里的期望,皆相當爭氣,哥哥和弟弟在從未補習的情況下,以優異的成績考上台南一中,亦相繼完成大學、研究所 和 博士班的課程,不但學業有成,也都堅守信仰,參加教會的聚會,對國家、社會也有著些許的貢獻。

大哥忠一,台大四年級時,就以優異的成績高考及格,且是該類組的狀元,也同時考上台大研究所。研究所畢業,進入政府機構上班一段時間後,受政府選派,到日本東京大學留學。經過三年的苦讀,便取得農業經濟學博士學位,創下東京大學設校一百多年以來,第一位以三年的時間,就完 成 博士學位的外國學生,而留名東大。

回台後,繼續任職於行政院農委會,擔任企劃主管。為了台灣人民的健康,他是台灣第一位推動「農產品產銷履歷制度」的農政官員兼學者。在此同時,他也為台灣農業經濟的提升,引進 Long Stay 計畫,並在台灣大力推展。只可惜,他也是因為過於勞累,常引起高血壓而身體不適,而萌生回台大教書的意念。

註:「農產品產銷履歷制度」,是一種從「農場」到「餐桌」產銷資訊公開、透明( transparent )及可追溯( traceability )的一貫化安心保證制度。農產品產銷履歷制度,也就是在農產品生產、加工處理及流通、販售過程各階段,由生產者及流通業者分別將各該流程等相關履歷資訊詳予記錄、保管並公開標示,讓消費者可以透過追溯食品產銷相關流程,了解在各製程環節的重要資訊。藉由食品流通鏈的可追溯系統,可追溯到產品的生產者、生產地點、原料、加工製造及流通過程等,一旦產品發生問題,能迅速、正確的追溯到源頭、找出原因,讓事故傷害降到最低。……「優質、安全、休閒、生態農業」為當前農業政策的四大遠景。為落實「建立優質、安全農業」的政策方針,並基於保護國內消費者及拓展國產農產品國際市場,提昇競爭力的理念下,農委會自 92 年開始蒐集以日本為主、歐盟為輔的先進國家實施生產履歷制度相關資料,並規劃自 93 年起,推動農產品產銷履歷示範計畫,以建構我國「安全農業」發展模式。 本文引自行政院農委會企畫科長, 胡忠一 博士著,<農產有 ID 、消費更安心、銷售變第一(上) - 農產品產銷履歷制度>一文之部分文章。 )

出生於 1961 年的弟弟,大學畢業服役後不久,便以優秀的成績考上司法官。司法官訓練所二十八期結業後,曾擔任過七年的檢察官。為增加歷練,乃於十幾年前轉到司法院系統擔任法官。經過多年的服務,由於績效頗佳,被推選為庭長,但因不願意為升官而離開台中的妻小,才由司法院直接調升為高等法院的法官迄今。現為十二職等的高等法院法官,將於今年升任十三職等。此間,他曾受司法院選派,赴日本留學研讀家事法,亦曾在台灣的中正大學攻讀碩士 和 博士學位,專研少年法與家事法,同時在大學兼課,是推動司法院成立家事法庭的主要法官,因而常受邀前往司法院出席參加家事法的相關會議。

弟弟最大的心願,就是台灣能夠成立家事法庭,好讓陪審團的制度能加入司法的審判體系,否則,家庭問題的爭議,只能透過地方的調解委員會轉送民事庭來審理,這樣並不太理想,畢竟清官難斷家務事。他主張:若能由有信仰的法官,帶領當事人的鄰居、鄰里長、老師、員警、神職人員或婚姻與家庭的專家組成陪審團,共同參與審理家庭問題的案件,才會對現在層出不窮的家庭和社會問題有所幫助。畢竟,社會的問題,大部份都是由家庭問題所引起。

可惜的是,由於工作勞累,疏忽了自己的身體健康,導致罹患嚴重的糖尿病還不自知。如今,雖生命垂危,但我相信藉著許多人的代禱,以及申命記三十二章 39 節所載的這一節經文:「你們如今要知道:我,惟有我是神;在我以外並無別神。我使人死,我使人活;我損傷,我也醫治,並無人能從我手中救出來。」必會帶來盼望。願上帝能夠憐憫和醫治,好讓弟弟能夠恢復健康,繼續貢獻台灣這塊土地。

三 . 熱愛人和工作時也當愛惜自己

為貢獻國家和社會而盡心盡力的工作,乃是身為一個國民應有的責任。然而在此前提下,我們也必須明白,在盡忠職守、邁力工作、造福人群的同時,也當要學習愛惜自己。若身體微恙,就要趕快就醫,不要拖;累了就應當充份休息,不要硬撐;遇到瓶頸,不要鑽牛角尖,轉個彎之後,再繼續開始。否則,過度操勞,累壞身體,導致抵抗力差,而染病上身時,使得原本能夠愛人的時間可以更長更久,卻因為不懂得愛惜自己,致使身體虛弱、百病叢生,甚至喪失生命,而縮短了可以愛人和貢獻所長的時間,豈不是非常的可惜和悲哀!這樣的話,不只是國家、社會的一大損失,也會為家人和親友帶來無比的傷痛。

我們常聽到「身體是上帝的殿」這一句話,其意乃在告訴我們,人類的身體是依上帝的形像所造,是神聖的,不可隨便糟蹋和摧毀,必須好好愛護,加以珍惜,才能藉著健康的身體,繼續發揮恩賜,貢獻國家和社會,榮神益人。猶如在神學院上課時,我常對學生掛在嘴邊的這一句話:「上帝看重祂的工人,多於看重他的工作。」畢竟,只要留得青山在,就不怕沒柴燒。不是嗎?

在忙碌的生活中,盼望大家都能夠常抽空和親朋好友相聚,一起分享、一起禱告、一起歡樂,即使打個電話相互關懷也好,千萬不要在接到家人病危或意外緊急事故發生時,才匆忙的聯繫和聚集。這樣子的見面方式,不是驚恐,就是淚流滿面、失望與無助!若在這種場面說出:「我們已經有好幾年沒有見面了!」只會是遺憾與無奈!

結語

人的生命雖極為短暫和有限,然而在努力工作的同時,千萬不要忽略自己的身體健康。否則,本來可以有更多、更長的時間來貢獻社會、造福人群、榮神益人的機會,卻因為您身體的病痛,而被大大的縮短。若是這樣,豈不非常的可惜!盼望大家都能注意,當您愛他人和工作時,亦當學習愛惜自己的健康和生命這項功課。

(取自台灣長老教會講道分享)

shimbash

文章數 : 3
注冊日期 : 2010-09-10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